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书记信箱 旧版回顾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- 校园文化 - 学生原创 - 正文
酒罢问君之语,为谁开茶花满路?
发布时间:2017-3-3 11:3 被访问

资工21401邬凤池

微微湖面,闪闪星光,在武汉郊区,独守一方荷莲,知音湖畔,华林公寓一角,于清风中眺望。我不清楚自己能看见什么,已有了思想情节,清晨多雾,朦朦胧胧,仿佛看见了故乡的茶花,烂漫而温情, 又似乎看见了恩施的大山,粗狂而柔情。土家妹娃轻柔的声音飘过,山歌是主流,她们唱的什么?我屏住呼吸,不敢发出一些声响,只听见:三月里是春风哪,咿呦喂,妹娃我去探亲呵喂……

可这已是深秋,与三月春光自然无半点关系,听到传统的探亲的词语,更是唏嘘不已。没有故乡的温情,在异乡的惆怅中,怎能懂得那一份内涵?在异乡的夜里,时常无故生出许多感慨,梦里梦回,我梦见自己打着光脚丫走在田坎上,背着巴篓在山上采茶,穿着草鞋和爷爷一起在山里采药,听见土家妹子的声音。一觉醒来,我在蚊帐里,如同埋葬。

我不敢写的太多,害怕泪水涌出。

童年时, 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茶花了,那时家在一个叫做凉雾的地方。凉雾,顾名思义,清晨雾大而清凉,拨开云雾,初春之时,便是点点茶花。那些白白点点,不像是点缀在山上一样绚丽,它们开在深绿的树上,藏在雾里,不入山不得领略,别有一番滋味。茶花没有特别的美丽,只是数不尽的白点,但觉清雅。在异乡的深秋,我只得想象,酒罢问君之语,为谁开茶花满路?

我来到蔡甸这个地方,我觉得完全是高中时种下的一颗美丽的种子,怎么这么说呢,高中在一中的一年岁月里,我常常想着一个梦里的女神,她并不存在,我却想她刻刻住在我的心里。我每次都在作文里写过,我和她邂逅在武汉美丽的郊区,及肩秀发,远远看去,但觉清丽,一起守一亩方塘,赏盛开的荷花,骑着单车,赏遍山水。只是没有想到的是,当梦幻变成了现实的时候,我却不知所措。而那个女孩,她却永远只会出现在我的梦里。

也会想起五中,在樱花烂漫的季节,小鸟唧唧咋咋,不厌其烦。我习惯独行,当一个人走在过道的时候,也会有一种莫名的空虚。一个人会经历很多事情,很多都会被岁月冲淡,而那些岁月所带不走的东西,便是回忆,回忆或是美好,或是带着忧伤。

有人叫我老邬,也有人叫我小邬,我觉得小邬应该是小的时候,太过清纯,变欣然接受了另外一个。 有人说老邬人挺好,做事专注,认真,有人说我不好,脾气不好。我觉得我很不好,很多事情都不会,还需要学习,不管学有所成还是怎样,去追求自己坚定地信仰都很重要。

即将开始的四年时光,无论如何都会去追求自由。有激扬的热情,有坚定的意志,有无限的精力,英勇而无畏。多年之后,我可以在石油领域奉献自己的热情,回到故乡,也可以披上蓑衣,在蒙蒙细雨中照看自己的庄稼,或是重新背上巴篓上山采茶,或是听着自己的姑娘唱着细腻的山歌,传承土家族自己的文化,我都无比欣慰。多年之后,当我重新登上齐岳山,享受高山草原的风情,骑着马儿草原上驰骋,偶尔看一下山下的深谷。或是登上木筏,顺着清江直下,从落水洞而出,一路漂流,自然粗犷。

知音湖畔,唏嘘不已。深秋更忆雾中的茶花。酒罢问君之语,为谁开茶花满路?

长江大学地球科学学院,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大学路特一号,邮编430100?

院办公室:027-69111650(传真) 党总支办公室:027-69111530 院学生事务办公室:027-69111203